面倒くさい

全てが面倒くさい

双十日记

嘛,今天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。也不是双十一各大购物网站会搞什么促销,也就是平平淡淡地过了一天,掺和了一天别人的家务事。

我就是有点想不明白了,本来也没多复杂的一个事儿,怎么就搞成现在这样了呢。

事情的经过就算细说也没多少内容,无非就是我弟经由别人介绍找了个对象正在谈才不到一个月,我姨知道了对方家是农村的又有点远(其实也不是很远开车一个多小时那叫远?),然后就死活不同意,我弟就夹在中间纠结为难的故事。

最后我弟向他那个强势得不能再强势的妈妥协了,跟小女朋友分了手。

和威吃饭的时候,他讲着讲着就开始抹眼泪。我就那么平静地听着,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。我并不是作为一个说客来的,我的任务也就是个传声筒,转达一下两个人之间不好直接说出来的话。扯到感情的事,大概我也是想开导开导威的,就说了我和某个人的故事。

某个人是谁呢?我并不知道怎么称呼他,单个字也好,字母代替也好,写出来却都觉得那不是他。为什么会想起他的故事呢?因为威开始对他那个只谈了不到一个月的小女朋友动感情了,想到要分手就一副不舍得的样子。而我和他在一起差不多四年多了,用我姨的话说,别说人了,就是小猫小狗都有感情了。

我跟威说,我谈了四年的对象,最后也因为各种现实原因分手了。

然后他就沉默,眼泪倒还是依旧吧嗒吧嗒地掉。

那个时候我并没有说一个多么完整的故事。我说因为他家在内蒙,太远,考虑到距离问题将来不确定能不能在一起,于是还是分手比较好。

不过我突然就在想,如果那么时候别那么现实不要分手呢?现在又是个什么样子?

大概也差不太多吧,依旧异地着,纠结着不知道能不能看到的未来。

说起来都是扯淡。做任何假设都没有意义。

然后我默默地想了一会儿那个人。我觉得我好像有点想他,有点想跟他说我有点想他。然后又默默地忍下了跟他说的冲动。


威和小女朋友分手的结果是晚上回家以后才知道的。聊天的时候发现他依旧因为舍不得小女朋友而难过着,说感情是有的,是挺喜欢的。然后我就突然一个脑抽,说了点不相干的、又有些久远了的故事。

我说了我喜欢的人最后和我的好朋友在一起的故事,说了我为了断自己的后路跟某个人在一起还shang了chuang的故事,说了当年我喜欢过的那个江小北想跟我shang-chuang的故事。

说完愣愣地发了一会儿呆,觉得自己都讲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。想撤回消息的时候,发现已经超过两分钟不能撤回了。于是我就跟威说,我也不知道我都说了些啥,你就当个故事听听乐呵乐呵得了。

威说,我懂。你是我亲姐。

去你大爷的我才不是你亲姐。我妈倒是你妈亲姐。


其实这些档子破事儿,已经有好久都没有提过了吧。现在从记忆中翻出来的时候,印象居然还是挺深刻,不知道是不是当时自我强化了太多次在海马体里留下了印记。但也不能说是这辈子都不能忘的事儿,以后还有那么多年呢,没准哪天就忘了。

回想起来这些的时候,说心无波澜吧,也不是,说感慨万分吧,倒也没有。

讲的时候,就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,不哭不笑面无表情,唯一能感觉到的一样,就是心脏在扑通扑通地跳,声音大得我简直可以用耳朵听到。

我也不知道正常人对于自己的黑历史应该是什么样的态度。掩盖起来不愿提起,一提起就一副被揭了伤疤的痛苦样子,还是平静到可以面无表情心无波澜地单纯当作一件陈年往事,或者假装自己忘记了,或者压根就真的忘记了。我不知道哪一种才是最好的态度,可能根本就没什么最好的。不过是每个人都选择了自己最能接受的一种方式去对待而已。

我不确定我是属于哪一种。不过忘记一切当没发生过,我现在是做不到,可一直摆在心里又显得太矫情,我也不想被人说是一直纠结着过去的事儿不放手。

总之我的心情是复杂的。

无法明说。

评论

© 面倒くさい | Powered by LOFTER